直播业务丧失吸引力 映客靠社交能走多远?-最大的鳄鱼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直播业务丧失吸引力 映客靠社交能走多远?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31日 12:40:02

直播业务丧失吸引力 映客靠社交能走多远?

2016年——2019年,映客分别实现营收43.35亿元、39.42亿元、38.6亿元和32.69亿元,已经连续下跌。从财报数据来看,直播板块收入不断萎缩导致了总营收下滑。

另一方面,映客的活跃用户与同行业其它公司相比,也有些尴尬。根据2019年上半年财报,截至2019年6月30日,映客月活为2950万,较2018年的2550万有所增长,但与虎牙、斗鱼等头部直播平台上亿的月活相比,逊色不少。以虎牙为例,2019年第四季度,虎牙的MAU(月活跃用户)1.50亿,相比2018年同期的1.17亿增长了28.8%。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用户增速,映客都与虎牙存在较大差距。

对于收购积目一事,业界认为映客正是在模仿“陌陌收购探探”的套路。2018年2月,以陌生人社交起家,主营直播业务的陌陌斥资7.6亿美元收购了另一款陌生人社交产品探探。据陌陌首席运营官王力透露,陌陌2018年四季度7.22亿元的增值业务营收中,来自陌陌的收入为4.99亿元,剩下的2.23亿元收入则是探探贡献的。

此外,2019年映客的第二大业务——网络广告实现营收0.72亿元,较上一年下降41%。

目前,映客的营收由直播、网络广告和其他三部分构成,其中直播收入常年占据总营收9成以上。2016年——2019年,映客的直播收入分别为43.26亿元、39.18亿元、37.3亿元和31.76亿元,各项数据与同比分别递减了9.4%、4.7%和 17.4%,也是连续3年下降。

K图 03700_0   为了挽救颓势,映客在2019年连推多款短视频、社交类新产品,并花费5.8亿元收购了娱乐社交APP“积目”,映客此举围绕着「互动娱乐+社交」的核心发展战略,也被奉佑生视为一个好的出路。

葛甲表示,这两起收购案还是有所不同,陌陌、探探都是社交产品,收购整合之后双方存在一定的互补性,可以在陌生人社交领域进一步布局。但是映客的直播业务与积目本身的社交属性不存在太大关联性,整合难度更大。

原标题:直播业务丧失吸引力,映客靠社交能走多远?

3月29日晚间,映客互娱(股票代码:03700)发布了2019年全年财报。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映客实现总营收32.69亿元(人民币,下同),较上年38.61亿元同比减少了15.3%。经调整后净利润7150万元,同比减少了88%。

丧失吸引力的泛直播业务2018年之后,直播行业的高潮开始退去,以泛直播为代表的“映客”,虽然成功抢跑直播第一股,依未能延续高光时刻。

1585625843256.jpg  在主营业务不断下滑的态势下,映客的其他数据也不乐观。尽管在最新的财报中,映客已经不再公布付费用户这个关键指标,不过从此前的数据来看,2016年第二季度映客的付费用户达到261.5万,到了2017年第一季度这个数字已经跌至182.4万,2017年第四季度更是降到了65.2万。

对此,互联网分析师葛甲3月30日对时代财经表示,“除了细分领域的游戏直播公司外,泛直播类平台已经不可避免地走向下坡路,而类似映客这种主营业务都在渐渐没落的公司,无论怎么跨界短视频和社交,都难以挽回局势。换句话说,映客已经丧失了对用户的吸引力。”

2019年,映客连续推出了多款围绕着短视频、社交等领域的新产品。包括主打95后的语音社交软件不就和音泡、视频版“趣头条”种子视频、面向老年人的老柚直播、二次元兴趣社区StarStar以及地图交友产品22等。

财报发出之后,映客的股价跌破了1港元,截止到3月30日,映客的收盘价为0.99港元/股,下跌了1%。

WechatIMG1145.jpeg  对于营收减少,映客解释为“直播行业竞争加剧”,但从财报的各项指标来看,除了竞争加剧之外,与映客的核心业务竞争力下降有关。2016年到2019年,映客直播板块收入已经从43.26亿元下降到31.76亿元,且广告收入也在下降。

为了挽救颓势,映客在2019年连推多款短视频、社交类新产品,并花费5.8亿元收购了娱乐社交APP“积目”,映客此举围绕着“互动娱乐+社交”的核心发展战略,也被奉佑生视为一个好的出路。

财报显示,映客2019年仅研发一项的开支就达到了3.31亿元,同比上涨40.5%。除此之外,映客在2019年7月15日,还以5.8亿元人民币(8500万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新生代社交产品“积目”,两项支出总和超过9.26亿元。

艾媒咨询分析师在《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中发表观点认为,映客直播在维持与用户之间的粘性方面略显疲态,而且收入来源太单一,直播收入占比95%以上,使得映客的抗风险能力差。

“比IPO更美好的事情,是我们前方的梦想”。2018年7月,映客在抢跑“直播第一股”时,创始人奉佑生通过内部信表达了对未来的无限遐想,但如今,等待映客的不止有梦想,还有连年放缓的业绩和不断下跌的股价。

直播业务丧失吸引力 映客靠社交能走多远?

1585626023714.jpg  不过,这款面向一二线城市的年轻用户的交友产品短期内很难给映客带来改变。从映客收购积目时披露的信息看,积目的月活不超过50万,尚未开始商业化,业绩亏损也从2017年的619.58万元扩大到2018年的1767.44万元。由此看来,积目的成长还需要映客来“喂养”,财务方面可能还会继续承压。

寄望社交在营收不乐观的情况下,映客的净利润也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从2018年的5.96亿元下降到2019年的7150万元,这或与其不断在新领域进行布局有关。